美国哈雷机车文化

在美国的日子,无论走到喧闹的城市,还是到边远的小乡镇,甚至游人如织的旅游景点,我经常会听到震耳欲聋轰鸣声,这种声音几乎会让整条道路都震颤,育时是数十辆摩托车,列着庞大的队伍,有时是几辆、十几辆结伴同行,车上的骑手几乎个个络腮胡子、黑墨镜穿着印花短袖黑T恤,臂上多刺有一只飞鹰,牛仔裤,黑牛仔皮靴,长发飘逸。无疑,这些车手的“坐骑”必然全是美国“哈雷·戴维森”。他们T恤衫上的印花和胳膊上的刺青,都表明他们就是闻名遐迩的哈雷族。
 
很难想象,一辆哈雷(机车)摩托车要比一辆轿车还贵,有的要买到20万美元,一般都在2万美元以上(一辆本田雅阁2.4才1万多美元) ,就是这样的价格还让美国甚至全世界的车迷趋之若鹜!
 
 我在上世纪90年代初也迷上过摩托,那时国内鲜有私人汽车,能有一辆私人摩托车已实属不易,在南京上一个摩托车牌照就至少2万,我也算当时为数不多的“有车一族”吧。骑着车飞驰在马路上的感觉至今都难以忘怀,以后单位配汽车了,兴趣才转到汽车上,可是对摩托的关注和热情依然如故,只是年纪不饶人罢了。
 
 在美国有句谚语:“年轻时有辆哈雷·戴维森,年老时有辆凯迪拉克,则此生了无他愿”。这次在美国看到的哈雷族,很多除了年轻人外,还有很多都是老年人,花白的胡须,黝黑的皮肤,孟非一样的“发型”(光头),但一脸的皱纹却掩饰不了他们的年纪,50、60、70岁都有,他们的精神让我汗颜!是什么让他们充满着青春的活力?是哈雷!
 
 
 
哈雷不是摩托车,在哈雷迷心里,它是宝贝,是玩具,更是象征自由的精神,哈雷创造了一个将机器和人性融合为一体的精神象征,并深刻地影响了其目标消费群的生活方式、价值观、衣着打扮。哈雷·戴维森标志,是当今世界上最多的被其目标群纹在身上的品牌之一,同样,它的品牌忠诚度也是最高的。如今哈雷摩托已经行销到200多个国家。尽管经济萧条,哈雷仍以年销量15.7%的比例增长。之所以哈雷历经百代而不衰,在于它从制造第一辆车起就潜心致力于创造一种梦想、反叛精神、奋斗意识的“摩托文化”。经过百年不断的积淀和提纯,哈雷·戴维森品牌成为了人们尽情宣泄自己自由、反叛、竞争的精神和彰显富有、年轻、活力的典型标志。
 为了满足哈雷迷的需求,也为了降低零件与成品的库存成本,哈雷公司多半等到顾客订单确定之后,再根据其需求制造量身打造的“专属哈雷摩托车”。哈雷是是世界上这钟生产模式的唯一工厂,难怪我所看到的哈雷的款式都不尽相同呢。
 
  当消费者心甘情愿将品牌标志用血肉之躯证明对它的忠诚时,品牌已经失去了普通识别的象征意义,而被转化为一种精神的象征,被消费者赋予了任何竞争对手不可超越的力量。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品牌在品牌忠诚方面可以和哈雷·戴维森相媲美,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该品牌另外一个很显著的个性,就是哈雷宣扬了至高无上的爱国主义,无论是从它的诞生到今天的强大,还是从它的设计到每一颗螺丝的制造,哈雷身上流淌的是美利坚的血,因为,它不仅从一个侧面记录了美国整整一个世纪从工业到科技强盛于世界的历史,更重要的,它用机车自身创造的驾驶经验生动地阐释了美国文化中的自由主义精神。
 
想想我国的品牌,不是商标被人抢注就是造假自毁品牌,更为甚者为追求利益最大化不惜牺牲用户的健康、生命,什么三聚氰胺、增塑剂、苏丹红、毒胶囊、瘦肉精。。。。,多少著名品牌倒下了,人们甚至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了!
 
我们从哈雷身上不应该得到什么吗?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