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印象---芝加哥的残疾人



前天早晨我跟同事从北京直飞芝加哥,报道美国大选。我是第一次来美国,此前对美国有一点知识上的了解,但是来到这里,还是受到很多理念上的冲击。

酒店里的服务员
      首先让我搞到惊讶的芝加哥的残疾人很多,并且可以获得比较好的工作,或者一个人正常出行,即使他们对周围的人带来一点不便。
我们入住的酒店The Congress Plaza Hotel 位于芝加哥最繁华的一条街道密歇根大道上,属于这个城市比较好的酒店。我们到达酒店的时间是10月24日早晨八点,根据酒店的规定,我们必须等到下午三点才能办理入住手续,前台服务小姐告诉我们,酒店大厅有一个行李寄存处,我们可以先把行李放到那里。
负责行李寄存的是一位五六十岁的老人,他有点驼背,右腿有点瘸。我们过去的时候,他正在耐心的帮四个女孩寄存行李,他示意我们稍等一下。寄存室里面是一个双层架子,因为下面的空间有限,有的行李他不得不放到二层上去,这对他来说并不容易。他用了5、6分钟才把四个箱子放置好。
然后他又帮我们放置行李。我带了一个很大的箱子,有点重,我想自己拎进寄存室,他拒绝了,说要自己来。我们耐心等他放置好行李,然后把存放凭证给我们。
在中国,酒店服务生这样的工作可能会给一个五六十岁的人,但是绝对不会提供给一个腿脚不便利的人。

公车上的黑人大妈 
    24号下午,我和同事乘公交车去采访的地方。在公车上,我看到这样的一件事:一位坐着轮椅的黑人大妈要乘车。
当时车上已经很多人了,我觉得无论如何也放不下一辆加宽版的轮椅(黑人大妈的体型很可观)。司机也是一位黑人,他很耐心的组织车上的乘客收起灵活车位,让出一块空间来,然后让站在公车前面的人都移到后面去,足足留出一个多平方米的空间出来,然后才把公车上的用于轮椅上车的铁板放出去,黑人大妈熟练地移动自己的轮椅,坐上了公车。
坐了几站后,黑人大妈要下车了,司机又重新放出铁板,让她缓慢地把轮椅挪出公车。
在中国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开着轮椅坐公交车的,也没有看到哪个城市的公交车上有用于残疾人上下车的设施。

 
        除了酒店的瘸腿老人,公车上的黑人大妈,我还在芝加哥机场看到好几位坐者轮椅坐飞机的人,他们大部分是一个人出行,因为我看到帮他们推轮椅的是机场的工作人员。机场专门为他们设置了快速通道,几乎不用排队就可以通行,而其他乘客都要排很久才可以办理完初绽手续。

在芝加哥一个黑人社区,我看到一位带着药水瓶遛街的黑人老头,他要去附近的商店买东西。他自己开动轮椅,不需要别人帮助。
在芝加哥的一个街道上,我看到一位残疾人开着轮椅从我面前经过,就像一位腿脚方便的人经过我的面前一样。
芝加哥的人口只有270万。短短一两天,我看到这么多残疾人。北京的常住人口接近2000万,我没有见过多少残疾人正常出行的。如果让我说出三个最常见到残疾人的地方,我脑海里想到的是街道和地铁上的乞讨者,医院里,还有盲人按摩店。

我们的城市缺乏残疾人出行的设施,对于他们的就业做的也很少。
以前看过一个新闻图片,说某个城市修的盲道上种了很多树。对于市政建设者来说,建设盲道就是一个花架子,而不是为便利那些弱势群体的切实手段。他们内心并不真正尊重这些弱势群体的生存权利。

说到就业,中国的就业形势本来就严峻,对于残疾人就业,政府有一些措施,但是在具体实践中,还是做得不够好。这需要整个社会建立关爱残疾人的意识,重视他们的生存状态。
从制度上关注保障残疾人生存状态,我以为这是一个现代文明社会的基本。所谓的政治文明不是一句空话,首先要从关爱弱势群体做起。


文章转载自:山寨NGO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