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Memorial Day--夏天的开始

在美国,过了国丧日(Memorial Day)(五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便是夏天。而夏天,对美国人来说,就是去海边,去野外,玩乐,闲游,野餐,烧烤的日子。

今天下班回家的路上,心里觉得有点不踏实,仔细想想,哦,是有几天没给上海的哥们通话了。

我这位哥们,大学毕业后,就和我一块,从上海,一直手足到日本。清华的高材生,文攻武卫的本事,不知比我要大多少倍。在上海时,我俩就是上海科技系统自由泳接力赛的冠军成员。

在日本的学业结束后,我俩不得不分手,为了事业,各奔东西。在女人面前,从来都是天马行空,独来独往的我,头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劳燕单飞。

拨通了电话。电话里传来哥们的咕噜声:这两天你藏哪儿去啦?(哥们是祖宗三代的天津人)

我说:夏天到了! 

哥们停了会儿,说:知道吗?夏,在中文里,有欢快,五彩,和宽广的意思。

听了哥们的话,我心满意足,心里踏实多了。

可不是嘛,中华民族,也叫华夏子孙。

华夏子孙,就应该有色彩,有欢乐,有胸怀。

和哥们过足了话瘾,我告诉哥们,今晚贴两张在海边拍的照片。

这几张照片,都是美国的Memorial Day那天,在家后的海滩上拍的。和老婆说,我出去溜达溜达。一脚跨出家门,迎面而来的,除了夏的感觉,便是满眼的眼福。
 

和老婆说是出来溜达溜达,是男人都知道我是出来干嘛的。
 


我家后的这个小海滩上,一到夏天,除了当地像我这样家有妻小的爷们外,大都是从本市州立大学的校园里来的大学生。什么叫和谐?
 

本想找个在宝马里哭的,可眨膜半天,看到的全是骑自行车笑着来的
 

华夏子孙,也应学学美国人多一点欢乐,多一点色彩,千万别落得个在宝马里哭的胸怀?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