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的诚信

美国人的诚信,看完感慨~~
 
 《纽约时报》曾报导过这样一件事。美国堪萨斯城郊一所高中,118名二年级学生被要求完成一项生物课作业,其中28名学生从互联网上抄袭了一些现成材料。此事被任课女教师Pelton发觉,判定为剽窃,于是28名学生的生物课得分为零,并面临留级危险。在一些当事人家长的抱怨和反对下,校方要求女教师提高那些学生的得分,这位27岁的女教师愤而辞职。
   面对社会舆论压力,学校董事会不得不在体育馆举行公开会议,听取各方意见。结果绝大多数与会者支援女教师。该校近半数教师表示,如果校方降格满足少数家长修改成绩的要求,他们也将辞职。他们认为,教育学生成为一名诚实的公民远比通过一门生物课更加重要。Pelton则说,她在带学生的第一天。就和学生订下规矩并由家长签字认可。规矩称:“所有布置的作业都必须完全由学生自己独立完成,欺骗或剽窃将导致课程失败。”
   女教师每天都接到十几个支援她或打算聘用她的电话。一些公司已经传真给学校索要当事学生的名单,以确保公司今后永远不会录用这些不诚实的学生。
   看了这则报导,你有什么感受?这里面包含着的决不是美国人的小题大做或杞人忧天,而是“诚信”二字那沉甸甸的分量。这二字之于美国绝大多数民众,虽不能说重于生命,却是立足社会之根本!这也是我在美国生活多年感触最深的景象之一。
   
 
 
         想起以前在国内,出门总要提着颗心:购物担心假货;乘车捂紧钱包;若去旅游,在感慨大自然美景的同时还得处处留神,提防着别掉进下一个陷阱;就是回到家中,把门重重地锁牢了依然无法安心:从吃饭时担心被混杂其中的砂粒磕坏牙,到担心所住的房子是“豆腐渣”工程。普通老百姓的日子就这样渐渐习惯了在提防中度过。而在讲究信用的美国,这方面的担心要少很多。尽管我们这些外国人不免会受到或明或暗的歧视,但在与美国人交往的过程中,他们的诚信确实令我们信服和感慨。
   我曾携父母去曼哈顿参观无敌号航空母舰,买票后走出人群,突然想到老人可能有优惠,忙返回询问。售票员小姐闻讯赶紧一面赔不是,一面按老人优惠将余款退还。她并不查看你任何证件,甚至也不去打量二老是否真老(62岁以上老人方可享受优惠),其所奉行的恰是一个“信你”原则。
   后来我发现,几乎所有公共场合,凡有老人或儿童减价优惠,均无需出示证件,全凭你金口一开,人家就信了,哪怕有的老人长得很年轻,或有的儿童看上去颇高大。人家这样信任你,再去撒谎或冒充,真是件很可耻的事。正因为这样,当有一次带女儿参观某博物馆(售票处注明6岁以下儿童免票,而我的女儿刚满7岁),售票员微笑着问“孩子几岁”时,我稍一犹豫,还是如实说“7岁”并照章购票。后来我甚至为自己那一刹那的犹豫而脸红。有一次去某大商场复印一本书。200多页图书印完去结账,收银小姐并不查验所印页数,只凭你自己报的数字收款,没有人怀疑你会虚报少交。
   我的一个中国朋友给我说起这样一件事,他刚到美国时,有一次开车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没有红绿灯,但在路口树了一块写着“停(Stop)”字的交通指示牌。他左右一看没人,就没停下来,结果被藏在树荫下的警察逮个正着,开了个100多美元的告票。他当时没当一回事,也没去交罚款。警察局把他告上了法庭。开庭时,执勤的那个警察到庭作证。我那朋友辩解说,没看见标志,说那标志被树叶挡住了,加上他的眼睛有点色盲,对红色不敏感,所以就没看到“停”字。法官居然就相信了他的话,把告票撤销了,还对那警察说,你认为写这张罚单合适吗?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