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斧神工丰碑谷

白色吉普车在红褐色高原上一路飞驰,沿着163号公路北行20英里,在亚利桑那和犹他交界处右转,就进入了丰碑谷。听说,这里和羚羊谷一样属于印第安保留地。远远看去,赫然而立 的是三座奇峰,它们以巨大的梯形为底座,底座上是巨大的立方体,仿佛丰碑屹立于红褐色荒漠之上,在六月骄阳照耀下,没了荒凉添了壮丽,刚进谷时的抑郁之情已随呼呼风声远去,只剩下惊叹只剩下庄严与肃穆!

  汽车渐行渐近,一座座山峰由轮廓朦胧转为形象清晰,有的像雄狮静卧,有的像巨掌擎天,有的像夫妻比肩而立,有的像母子相拥,形态各异惟妙惟肖,尽显着或阳刚或娇柔之美。远处那几座巨大的红色砂岩山横卧整个峡谷,连绵起伏平滑温柔得如同半卧在床的仕女。汽车在奇峰林立的山谷中迂回弯转,最后抵达了丰碑谷全景瞭望台。我们走下车来,登上高高的瞭望台,极目四野,只见辽阔无垠的荒原上,天高云诡,大地沉厚而安静,如梦幻如鬼魅似的红褐色山峰在我们眼前肆意铺开直到天边。我当风肃立,静静地聆听着狂风驰过大漠时与诸峰共同奏响的大自然的交响乐,内心深处经受着强烈的震撼!

    不久,离开丰碑谷继续前行,我心怀满足,因为我瞻仰了从未见过的红色砂岩石山,而且是多座多形态。闭目回味着它们的壮丽与雄伟,陶醉在刚才的胜景之中。
     忽然车子慢了下来,我透过车窗向外望去,窗外依然是满眼红褐满眼荒凉满是红色砂岩石山。然而等我走下车来,眼前的景象令我惊呆了。

     只见一座红褐色的山上,一座拱形大门矗立在高高的山顶上,在它的身旁则是形态各异的山峦,看上去,这些山峦就像列队待发的将士般威武雄壮,而那座拱门着实就是一座喜迎将士的凯旋门!我们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互相鼓励着向山顶进军,决心走过“凯旋门”。然而,当我们头顶烈日大汗淋漓地爬到山顶走到拱门前时,才发现自己真的错了真的没有体力和胆识走过去,因为拱门那边本没有路只有光滑闪亮的直上直下的陡坡。一家人只好和旅游们一起按原路返回。即使没能从拱门走过去,心中略有遗憾,但更多的是开心是快乐是更强的震撼!   

   下山后,大家找了个树荫坐下来休息,一家人便开始竞相想像周围山峰的形态各像什么。有趣的是,同样一座山,五个人想像所得结果会各有不同,尤其大哥大姐老两口会各执己见激烈争论。坐在旁边的我则笑而不语,心想:这就叫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但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感谢上天造物的丰功伟绩上天造物的成就辉煌!
   太阳西移,我们踏上归途,在关上车门的一刹那,我又一次回眸那矗立于山顶的红褐色拱门,从心底喊了一声:鬼斧神工雕丰碑呀!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