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石锡安国家公园

吉普车从假日酒店出发,身披霞光一路奔驰向锡安国家公园进发。车窗外仍然是风景如画。然而,不知过了多久,车轮下这条由南向北的漆黑的柏油路悄然变成了红色,与路边的红色砂岩构成非常协调的别致的画面。对于早已看惯了草地的碧绿和大海的湛蓝的我们,今天冷不丁的满眼红色,很是新奇很是兴奋。
  汽车进入公园大门,也就没了平坦的柏油马路。接下来便是山路盘旋崎岖,通幽而入胜。到了宽大的停车场把车停好,我们就来到了景区观览车站候车。坐在舒适的凉棚下,女儿借机向我们开始了介绍:早在8000年前,这里就有了人类活动的踪迹,其中有史考证的两个游牧部落,一个在公元500年迁出,一个在公元1300年神秘消失。就在它沉寂了500多年之后,锡安峡谷被摩门教徒发现,不久这里就成为摩门教徒的一个定居点。1909年,这里被纳入国家保护区并进一步得到发展,现在这里早已成为美国著名的国家公园之一,每年都要接待来自世界各国宾客上万人、、、、、、。正说着,一辆观览车驶进站台,我们按序上车,开始了游览。
  我和大姐特意坐在了第一排,为的是照相方便。其实我对锡安公园的最初认识来自于假日酒店的旅游画册。当时我在画册上看到了锡安公园的画面,真的怀疑公园里的石头红得特假天蓝得特假。我甚至怀疑图片的色彩是作者进行了夸张的调配。而现在眼前的一切解答了我的质疑:一切都是真的,这里的石头就是红得鲜艳,这里的天空就是这样湛蓝!然而,无论我怎样努力,我拍的照片也不能真实再现那鲜红那湛蓝和这座自然圣殿的庄严!
 
       司机兼任导游,女儿做着翻译:锡安国家公园以峡谷众多著称,而且许多峡谷藏匿深处,游客难以到达。这些峡谷或宽或窄,或深或浅数不胜数。峡谷主要是由维尔京河切割而成。据估计,维尔京河每年从锡安国家公园带走的沉积物可多达300万吨。亿万年以来,它锲而不舍,执着专一,流去时留下不灭的痕迹,流动中创造惊天骇人的伟绩,那就是峡谷越造越多,越造越深、、、、、、。
  观览车在科罗布峡谷观景台前停了下来,我们登上高高的观景台,当风而立放眼四望,那带有纵向或横向红色条纹的峻山峭岩高耸林立,雄奇而挺拔。那鲜红的深谷重岩,压缩着千万年的漫漫岁月,遍布着风刀水剑的累累斫痕;饱经了严寒酷暑风侵雨蚀,见证了大自然的变化地覆天翻。再俯视那红色的 “ 岩柱 ” ,有的像利剑擎天,有的像将士列阵,有的像仕女起舞,有的像顽童嬉戏、、、、、、,看着看着,眼前似乎正在上演着一场大戏,心想:难怪这里被人们称为露天剧场。 “ 印第安人最早发现这个奇特的地质现象后,说这些岩柱原来是些十恶不赦的大坏蛋,神为了惩罚他们,就把他们变成了大石头,天天罚站! ” 女儿的话打断了我的遐想。我知道,这种解释是毫无根据的传说,但我宁肯相信它是真的,因为它毕竟表达了印第安人向善惩恶的良好愿望呀。

  走下观景台,我们顺小径向上奋力攀登携手前行,路虽然艰险,但步步是景,处处有情。石缝里岩隙间,绿树挺拔野灌丛生;脚下,沟壑纵横,怪石嶙峋;路旁,仙人掌们头顶娇艳的花朵,羞答答地迎四方来客,娇嫩的野菜长在粗砺的岩壁上金花碧叶楚楚动人。而小径的尽头,视野极其开阔,西神庙和处女峰远远地默默肃立。更有那乖巧的松鼠直立于路边,手捧青草大快朵颐,即使令往来游客忍俊不禁,它们仍若无其事镇定坦然。

  因为计划今晚入住拉斯维加斯赌城的金银岛酒店,并在那里吃海鲜自助,所以我们便拿出自带的午餐,坐在路旁的石头上边看松鼠吃食边简单地用了午餐。
  稍做休息之后,便沿小径走入一个叉口,在一处平台向下看去,在红色峡谷中正温柔地流淌着一条漂亮的溪流,它窄窄的狭狭的蜿蜒前行,优雅而从容。女儿看了看旅游导图后告诉我们,这就是著名的维琴河。只见在维琴河水滋润下,河谷两旁芳草芊芊,树影婆娑。碧草绿树与红色岩石相映衬,构成了一幅绝美的画卷。

  从小径返回,便去观赏 “ 岩画 ” 。所谓岩画,其实就是古人在岩石上刻的人物、动物的轮廓而已,让我们这些现代人看来,构图极其简单,造型极其呆板,但是那流畅的线条那如血的色彩和所表现出来的生活的韵律,无一不使我慨叹不使我敬仰。

    继而穿过锡安山卡梅尔隧道前行不久,高达400英尺的大石拱映入眼帘,它身嵌山崖,里外通红,宛如没有佛像的石窟。单凭它的伟岸,没有神像,也能引起观者的敬畏。我怀着敬意与好奇,从石窟这头走到那头,又从那头走到这头,直至头上被石窟顶部落下的水滴彻底淋湿,也没搞懂这么庞大的石窟何以形成。最终我还是带着疑问返程了。
  站在停车场上,我回眸锡安:深红的岩石,深红的峰峦,深红的峭壁,深红的群山,俨然刚从疆场厮杀归来的勇士们,周身血迹一腔豪情,踏着深红色的大道凯旋归来!

  打开车门,转身上车,尽管这里仍是蓝天白云,仍是绿树碧草,但我心中只刻下了永不褪色的血红!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