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小学没有班干部

女儿刚到美国时还在上小学,头一天放学回来,我问她:同学都认识了吧?班长啥样?
       班长?没班长。
       第二年,她跟着我们搬家,转到另一个州上七年级,头一天放学回来便告诉我:别说班长了,连班都没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居然没有固定的班集体
 
       美国公立中学基本实行学分制,同时入学的孩子,上的未必是同样的课。每门课程一般又分3种班:“普通班”“快班”和“荣誉班”,校方按成绩分班。这样,每个学生的课程表都独一无二,有几门课,就要跑几间教室:这节课跟这一批同学在A教室上“快班”数学,下节课跟另一批学生去B教室上“荣誉班”社会学,大家都是上课聚首,下课分手。听他们说起同学来,不是说“我们班的张三、李四”,而是说“科学课上的托尼”,“英语课上的温迪”……
 
     
   没有固定的班集体,班干部可不就不存在了嘛。 
 
 
学生听课打瞌睡,该检讨的是老师
 
       既然如此,中国班干部承担的那些任务,在美国中小学里又由谁来干呢?
       对我们的疑问,女儿反问一句:能有什么任务啊?
      是啊,学习时事政治、贯彻上级号召?这不仅不是学生干部的事,甚至也不是学校的事;锻炼性格意志、培养道德情操?这由政府机构、宗教团体、社会组织和家长(以及家长辅导机构)分担,通过各种活动“寓教于乐”,学校并不扮演主要角色;打扫教室卫生,美化校园?学校雇有专职保洁工和园丁,学生公德心强,很少乱扔垃圾。
       美国中小学的师生比较单纯、松散,老师只负责教自己那门课而已;而且,这里每个班的人数较少,就十几二十个学生,老师大可直接管理,什么发作业、收试卷、组织讨论……都用不着人辅助,更用不着设学生干部这个“夹心层”来上传下达。
       至于学习秩序,课堂上,根本不要求正襟危坐,不要求鸦雀无声,要的就是自由自在地学习、七嘴八舌地交流,只要不影响他人。真要是学生听课思想开小差、打瞌睡,该反省、该检讨的首先就是老师自己。
 
要锻炼能力?请加入社团
 
       学生没机会当班干部,会不会没了锻炼领导能力、协调能力、公关能力和沟通能力的机会?
       事实上,培养学生领导能力、公益精神和团队作风的方式,在美国中小学里并不缺乏———这就要靠形形色色的课外组织。
       美国小学中少见学生社团——毕竟年龄太小。但在中学里,各种学生社团五花八门。
      女儿曾罗列过详细的清单:成员众多的有科学院、学生自治会、国家荣誉协会、纪念册编辑组、校报、各类杂志、合唱队、乐队、模拟联合国、哲学组。小社团更是不计其数:美术俱乐部、数学队、爵士乐队、未来老师联合会、反对酒驾联合会、国际俱乐部、社区俱乐部、社会学论坛……体育社团也不少,除了男女篮球队、橄榄球队,还有完全自发组织的,像长跑队、高尔夫球队、网球队、滑雪队、溜冰队和曲棍球队……“我所有的朋友都在至少两个社团里”,而她本人参加了至少5个社团。
      这些社团,许多是高年级同学传下来的,“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完全自愿加入,成员年年更新。社团的领导班子通常设有4个职位:主席、副主席、秘书、司库(主管财务),都是学生通过竞选上任,没有老师指定一说。
       有特殊兴趣爱好的学生,也可自己创办社团。像我女儿,本来在高中的《艺术家》杂志担任诗歌编辑,但她觉得这个杂志办得死气沉沉,多次提出改革建议未被采纳,索性在十年级时另立门户,开办一份新刊物《剪影》:自己找老师当顾问、征聘编辑,自己筹款———我不得不开车送她去本地的商业区,让她一家家去游说老板慷慨解囊,掏出区区三五十美元的广告费,然后自己组稿、编辑排版、印刷发行……真算得上是全方位的锻炼。
 
想进“学生政府”得竞选
 
       在美国所有的学生社团中,唯一与中国的学生会和班干部有点相似的,只能是学生自治会,或者叫“学生政府”。
      学生自治会的主要职能是组织学生活动,小至协调各个俱乐部、社团的项目,大至全校性的舞会、节日游行,再到学校的电台、电视台、报纸,都参与策划组织。理论上,它与各个社团并无隶属关系,各个社团并没有义务一定要听从学生自治会的号令,但因为学生自治会有更广泛的代表性,又与校方有更密切的联系渠道,掌握更多资源和人脉,各个社团倒还乐意配合它。
       不用说,想当学生自治会委员,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竞选。得票最高的,就成为校学生自治会会长,秘书等其他职位也顺序产生。要搞什么活动,都由这个班子定下蓝图,再去跟各部门协调,争取他们的支持。严格来讲,学生自治会的头头也不是什么干部,因为他们不与班级挂钩,与各门课程的日常教学活动不沾边,在同学面前更不具备像中国的班干部那样的、由老师赋予的权力在所有的班级内,他们都只是普通一员。
       如前所述,美国中学不设“班”,学生自治会下面没有基层,组织活动相当不易。这就是为什么学生自治会的委员往往都会被名牌大学录取———他们能当选,能组织活动,本身就体现了领导能力,这正是各大学争相收揽的人才。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