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ton初映像

虽然一路奔波,鞍马劳顿,但因为要倒时差,即便是如此舒适宽大的大床,我睡得也并不是很好,在晚上三点左右就早早地醒了,首先要做的是设法连接了网络,在网上开始为这次访问做功课。打开一家波士顿的中文网站,浏览了上面很多文字,对波士顿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
1620年,一群由英国城市贫民和农夫,乘坐一艘叫“五月花号”的帆船,首次登上新大陆这片神秘的土地,他们在那里盟誓,一定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建立自由幸福的生活。誓言的内容是“从此刻起,不分国籍,不分种族,无论贫富,不分贵贱,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凭着自己的双手,在这片自由的新大陆上,开创我们自由的新生活!”,这段誓言,后来被称为“五月花公约”。在印第安人的帮助下,他们学会了狩猎、捕鱼和种植土豆等农作物,当第一个丰收季节来临的时候,为了感谢印第安人的帮助,他们把自己的收成拿出来,与这些土著在一起烤火鸡喝啤酒,载歌载舞,狂欢数日方才罢休,并由此为发轫,每年这个时候都有类似的节庆活动,这就是感恩节的来历。
波士顿,也是美国独立战争开始的地方,记得中学历史就学过“莱克星敦的枪声”,打响了摆脱英国殖民统治的第一枪。两天后,我们在吴女士的陪同下,沿着穿过城市的一条“自由之路”(The  Freedom Trail)游览,好像当年那些革命者留下的足迹依旧足音尚在回响。
从资料里,我还得知,“缓刑之父”约翰·奥古斯都,一个穷苦的老鞋匠,以自己的爱心和仁慈,与波士顿法官的智慧结合,拯救了很多触犯法律的青年人,让他们能够通过自己在社区的努力改造洗刷罪孽,同时也不至于因为与那些罪恶深重的抢劫犯、诈骗犯、强奸犯等关押在一起,因为“交叉感染”,而在犯罪的泥淖里越陷越深。后来,麻省制定了一项法律,确定了缓刑制度,并为全美乃至全世界所采用。而那个约翰鞋匠,就这样被称为了“缓刑之父”。
此前,我们更多的是从书本上和网络来了解美国。其实,只有你亲自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你才会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美国。先有公民后有城市,再有州政府,最后州与州之间形成了国家。

 国内出差,很少给人付过小费。在波士顿,由于初来乍到,没有摸清行情的我们,安然地享受着服务生周到热情的服务,却没有这种付小费的意识,结果次日的早餐已不如头天来的迅捷,第三日,干脆就让我们等候了一节课的时间,才缓慢的端上来。我们在向当地的翻译吴女士抱怨时,她突然想起我们是否忘记了给付小费?看着我们一脸的无辜,她给我们解释了半天。在美国,这些在餐馆打工的人,老板给付的工资是很低,那么,他们主要靠挣小费来弥补收入,可以说,小费是他们劳动收入的重要构成部分。一般的标准是餐费的15%左右。当然,如果客人真正觉得自己对他们的服务不满意,是可以拒绝付小费的,除此之外,客人没有理由剥夺别人的劳动成果。我们恍然大悟,此后,也就再没有遇到过类似的尴尬。即便是麻省大学或者高等法院,也没有公车,我们的来访,是由大学向一家汽车公司租用的一辆商务车,供我们整个活动期间使用,所以,那个长得极像圣诞老人的白发司机托马斯,既是我们的司机,也是我们的向导,整个行程都是他开车把我们送来送去。这个早已退休的警察对波士顿的道路了如指掌。临走前一天,大家一起去outlet购物,迟到了的几位女士让托马斯急的团团转,我们一行五人,又刚好他为我们工作了五天,在外面等候的我们为了平息他的怨气,就给他付了50美元小费,他乐呵呵地接受了,就不再表现出对不守时的不满了。

生命在于运动”,道理都懂,但不是每个人都愿意为之身体力行的。在波士顿旅游的日子,最让我们有深刻记忆的,还是在一个叫Garden的体育馆观看的那场让人疯狂的篮球赛-----凯尔特人队对丹佛掘金队。这是我们唯一向东道主提出的额外要求,本以为票价尚能接受,当我们手里拿着球票的时候,我们为之瞠目了,139.5美元,而且位置只能说是凑合。当地留学生告诉我们,他们在此地上学期间,是无论如何舍不得到现场看球的,因为太贵,所以只能呆在电视机前隔靴搔痒般的呐喊着,很多人直到学成回国也没有真正地看过一场NBA的篮球赛。

        到体育馆门口的时候,天气很冷,大家都被寒风吹得缩着脖子,看来老外也一样怕冷。观众非常多,就像火车刚到站的时候,比肩接踵。一些人在“掉票”,显然是没有买上票的fans,逢人就问。我们骄傲地挺着胸膛随着人流向入口挪动着。其实,我们一行似乎都不怎么迷恋篮球,算不得铁杆球迷,但既然来了一趟,去听波士顿交响乐团的演奏,过于高雅,且时间不允许。看一场篮球赛总还可以吧,回去后也好给大家吹吹。事实上,我们回来很久了,也无法向他人吹嘘现场看球的感受,因为似乎语言总归是不好表达出当时的狂热气氛。

        不懂球没有关系,坐在那里,你跟着别人肆无忌惮地嚎叫就可以了,反正欢呼声和呐喊声似乎不存在语言的问题,只是声调高低不同而已,就算你在怪叫也没有关系。因为很多fans甚而在球场四周发疯,像在斗牛一样,让人感觉他们比球场上的人还活跃。声浪此起彼伏,球场无数个大小电子屏,画面在不停地切换,很多摄像机的场地上空转动。尤其是几块最大的显示屏上,只要画面停留在哪里,那里的观众就更加狂热地手舞足蹈。最有趣的是几组情侣公然忘乎所以地接吻的画面,被摄到以后,他们更加兴奋,极力表现出两人的热乎劲儿……球场,在这里早已经不仅仅是较量输赢的地方,更多的是释放生命活力的所在。所有的人,不管是场上的还是场外的,都忘记了自己的年龄、性别、身份、民族甚至不同的政见,他们的眼里只有那神奇的皮球,掀起了无数次的热浪和高潮。仅此一点,我就知道,为什么他们活得那么幸福了!

     
        其实,看到最后,我们也不知道输赢结果。但像我们这几个人,在乎的就是来看过了,人生难得的一次经历,弥足珍贵!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