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畅游华盛顿

       美国的秋天很美,五彩的颜色,金色、红色、黄色……漫山遍野,美不胜收。买了一张one day pass的地铁票,又开始一天的单身旅程……去了很多地方,很累,但很开心。我大概是个喜欢新鲜事物的人,所以我热爱旅行。这次想参观的景点基本上由东向西,分布在地铁的orange and blue line。

第一站: Capitol South
    上次到Library of Congress的时候正巧是周日,图书馆关门了。带著上次的遗憾和不甘心,今天我第一站就选择了它。
国会图书馆的第一层没有给我任何感觉,很单调的地方。为了等一点半的tour guide,我一边走来走去,一边暗自奇怪这个图书馆的魅力在哪。管理衣服寄存的美国人在第四次看到我之后,终於忍不住很好心地告诉我,第一层没什麽可看的,你必须到第二层,一切都会全然不同。我不好意思说明我的想法,只好赶紧离开。
当我爬上第二层,马上就有陶渊明进入桃花源的“豁然开朗”之感。白色的大理石柱子支撑著整个宫殿,金色的壁画布满了天花板,镶嵌和雕刻精工细琢,蓝色花纹的玻璃天窗,让光线带著天空挂在头顶,只觉得金碧辉煌,美伦美奂,整个二层完全称得上是一个富丽堂皇的皇家宫殿。啪、啪、啪,连续拍了不下30张照片,感叹西洋建筑的大气和豪华。
透过第三层的玻璃,我便能看到图书馆内部。国会图书馆内部非常大,真不愧为世界最大的图书馆。不少人在馆内借阅,挑灯读书。我看著硕大的图书馆,那麽多的藏书,突然心里特别平和,知识的传承,人类的孜孜不倦,读书是能够直达心灵的享受。
插入图片金秋畅游华盛顿一

第二站:Smithsonian
华盛顿的弗瑞尔美术馆(The Freer Gallery of Art)是我挚爱的博物馆,上次只是惊鸿一瞥,便匆匆离去,所以这一站又是来弥补遗憾。
在peacock room中待了很久,静静地坐在屋子中间,感受惠斯勒的精神世界,似乎看到他骄傲自豪的面容。
博物馆内同时展出了大量惠斯勒的油画,我对他的作品了解较多,一看便知道哪幅画是属於他哪个时期的风格。惠斯勒是一位吸收了日本版画风格的画家,作品中有大量东方的元素,因此有些与众不同。
博物馆内还收藏了数量庞大的东方艺术珍宝:日本屏风绘画,韩国陶艺,印度的佛像雕塑,伊朗和越南的工艺品,把整个博物馆塞的满满的,当然中国的各种艺术珍品更是多如牛毛。我在其它国家的分馆内都只是稍作停留,看到稀奇古怪的器物就仔细看看,但是比较而言,我还是认为中国的艺术品最具价值,也最具欣赏力。端起相机,我全数拍下所有中国的艺术品,希望这些流亡海外的作品,能够通过我的相机回到祖国。
馆内的中国艺术品包括青铜器、字画、玉器、陶器、家具和金银器等,多为年代久远的国宝级珍品,汉唐时期的工艺品占了绝大部分,清代的展品反而数量不多。青铜器中有东周花纹精致的方壶和汉代栩栩如生的铜马,那些久远年代的器物形制和精美的纹饰以最坚硬的方式保留了下来;以黄、白、绿为基本釉色的唐三彩造型生动逼真,保留至今仍然色泽艳丽;公元前700年东周的玉饰佩物形制典雅,制作精巧,龙纹花纹彰显贵族气质;从东周到唐朝的各式铜镜,有的形如花朵,背面雕刻的凤凰在翩翩起舞,一看便知是女儿家的用品;有的却呈方形或者圆形,背面有狮子在荆棘丛中咆哮,亦或者刻有喜庆的婚礼纹饰,大概是那个时代大户人家的陪嫁之物。最让我感叹的是博物馆收藏了上千幅古代字画,有北宋书画作品赤壁赋,长轴画卷长恨歌,七幅巨大的组图西厢记,经过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岁月变迁,这些字画却依旧以饱满的色彩展示著古时的服饰风貌,叹为观止。

第三站: Foggy Botton-GWU
GWU是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的缩写,美国地铁的站名有大量的缩写,美国人其实很懒。
标明这一站并不是我在这里下车,而是从这里上车。我从Freer Gallery出发,一路向西步行,穿越镜湖(Reflecting Pool),到达了彼岸的Lincoln Memorial。
就在这一路西行中,我真正感受到了美国秋天迷人的景象。阳光闪耀,空气清澈,长长的镜湖倒映著华盛顿五彩的秋天色彩。所谓镜湖实际上是一个长方形的人工池塘,华盛顿纪念碑和洁白的林肯纪念堂的倒影在池塘中焕发别样的光彩,可爱的绿头鸭带著家人懒洋洋地在池上畅游。镜湖边的绿地,游客悠闲地散著步,一切是那麽的舒适祥和。我突然想起《阿甘正传》中珍妮跳入镜湖和阿甘重逢拥抱一幕场景,正是拍摄於这片美景如画的池塘。也只有这样的池塘,才能上演那样感人至深的一幕。
插入图片金秋畅游华盛顿二
与镜湖平行的两边,有两条被茂密的树木环抱的小路,阳光透过黄绿色的秋叶,洒在小路上斑驳的树影。我走在如此美丽宁静的小路,看著周围笑容可掬的人们,自己的心也洒脱起来。秋日的华盛顿,让人有明媚的好心情。

第四站: Arlington Cemetery
阿灵顿国家公墓是美国最神圣的墓地,修建於一座山坡高地之上,规模庞大,气氛庄严肃穆,树木蓊郁,芳草如茵。墓地绵延起伏,所有的墓碑都是用白色大理石雕刻而成,而且每一座墓碑上都刻有十字架,让天父保佑这些在战争中牺牲的烈士。同样式样的墓碑鳞次栉比,声威浩荡,一眼看不到头,一部美国的战争史正以这样突出而又静默的方式向世人诉说。
墓地里除了烈士公墓,还埋葬了不少美国历史上的知名人士,比如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肯尼迪的墓前有一堆燃烧不熄的火炬,象征著他为国家利益工作不息的精神。
美国的战争片经常会出现在此处安葬烈士的场景:国旗、鸣枪、笔挺的军服、整齐划一的仪式,寄托著生者的祝愿,祝愿所有长眠於地下的烈士,灵魂得到安宁。

第五站: Dupont Circle
回White Flint的路上,我在想,既然Dupont Circle是有名的同性恋文化圈,我是不是应该停驻一下呢?
出了地铁,天色已晚,街道的灯光把这个区域装点得朦胧而温馨,街道两旁古典的联排house让我感觉仿佛回到了英国,屋顶和窗棱的雕饰像极了英国中世纪的城市风貌。这里是华盛顿很繁华的区域,特色的酒吧咖啡馆林立,私人博物馆和艺术画廊也随处可见。
我四处逛了逛,也没发现什麽异常情况,正要往回走的时候,突然看到一对正在kiss的男子,看来这有名的同性恋文化圈还真是名不虚传。

第六站:White Flint
这就是我住的地方,一天满满的行程,结束了。
White Flint站台位於在地面之上,出了市中心,华盛顿的地铁就开始在地上驰骋,从这一站走路10分钟就可以回到我的豪华公寓。
值得一提的是华盛顿的地铁站。别看美国那麽发达,华盛顿的地铁站却简陋得跟防空洞一般,灰色的水泥墙装饰著正方形的花纹,仅仅用一些彩灯弥补了地铁的单调色彩。车厢内也稍显破烂,车子晃晃悠悠地前行,好似坐上了老爷车。但是华盛顿的地铁交通同伦敦一样,四通八达,而且一张one day pass的票不贵,从White Flint上车仅需6.5美金,我便能在24小时内畅游华盛顿。我的华盛顿旅行就是靠著密布的地铁线实现的,想到这儿,简陋的地铁站也显得可爱起来。

以下内容由旅人网提供